您的位置: 首页  交流成果

东国大学――开启自我认识之旅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2014-02-16   浏览次数 939

    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时间,可以静坐在图书馆,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写这一段。

有些人说,时间长了,那些交流的回忆会慢慢沉淀,就像是饱和了的盐水随着蒸发慢慢结晶一样,我们会看的更清楚了,想的更明白了。

    但是我,静坐在这里,不知从何下手,我知道我有很多话,有很多故事,有很多的感悟想与大家分享,但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我不知道如何用我的文笔表达出那一段回忆,怕写出来的是��嗦的笨拙的。对于我来说,回忆不是‘死’的,不是一个‘结果。他是活的,是一种鲜活生命力,他会通过反思,与别人交谈中进一步得到升华,从而成为成长的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只从河里游向海里的小鱼,我发现在大海里的我变得更加渺小,前途的路充满了更多挑战,但这反而激发了我想进一步认识这个世界的决心,我很庆幸也非常的高兴自己是一条鱼,可以自由的游动,可以尽情的去享受海底世界。

    以上是我现在的一种状态,要问状态从何开始,或者这种状态的认识是怎么开始的,会离不开一些人,一些事儿的吧,还有遇到的种种机会吧。

 

    他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这是他很喜欢的《短歌行》, 他是我在东国大的小助手,那些‘本应该小助手帮助的事情’例如电话卡怎么办?或是课怎么选?他倒是没有教,反而让我切身的体会到一种韩国文化。

    “什么小助手,我不喜欢这样,你就把我当朋友!我是你朋友!”

    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们就这样成为了朋友,他有着各种奇特的经历,游历过世界很多地方,有很多自己的见解,他总是尝试着在我看来不可能的事情,例如他想要独一无二,要追求‘特别’的,‘与众不同’的。无论是在小事上,还是在以后的人生规划上,独一无二总是他衡量自己是否成功了的一个重要标准。我是学哲学的,我一直觉得在自己看来多么独一无二,多么特别的思想,都只是人类思想潮流的里的小的几乎看不见的一支流而已,所以每次他对我说‘I am special!’的时候,我心里都是那句‘怎么可能!’。

    但就是他的那一种为了自己与众不同,慢慢的会让他变得真的有所不同,也是慢慢改变了‘我认为只有我是对的’那一种根深蒂固的想法。 也许是之前演过俄狄浦斯,做事情总是觉得冥冥之中已有安排,很多结果是注定的,就像是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掌,一个人能不同到哪里去?!因此做事情总是缺乏那么一种热度。

    有一次我们几个中日韩一起小聚聊天,隔壁桌是菲律宾的留学生们,人很多貌似在聚会,大家说话的声音都非常的大,由于两桌都在二楼的一个隔层,空间小,所以我们这桌已经听不清互相的说话声了。我们正愁着该怎么办,谁知他硬憋出那么几句在菲律宾背囊旅行时学过的话,拿杯酒,跑到那一桌,跟他们交起朋友来了,互相敬了杯酒,说这说那,通过很友好的方式解决的那个比较尴尬棘手的问题。

    当时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没有想到,或是那个想法在我们自己看来确实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们总是少了那么几股勇气去尝试。其实,有时候按照自己的想法真的去尝试了,那么真的就会有收获吧。

    “我在背囊旅行时的最大收获,就是我学会了如果要交朋友,就要先主动敞开心扉,如果总是闭塞的,固守着自己的想法,那么你是很难交到朋友的!”

他的话让我感觉到他把我当朋友,我也慢慢感觉到真心实意的去交一个朋友,会让你认识到的不仅仅是你的朋友,还有你自己。因为真正的朋友就像是一面镜子,他会让你看到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当然,之后的事情还有种种,但如上的‘交朋友’开启了我在韩国的交流生活。

 

    她

 

    按先后顺序来说,她要先认识于他,她和我一样是交流生,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我俩的有个共同点,就是-都很奇葩! 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交流生,语言的不流畅丝毫不成为我们适应享受韩国交流生活的一种障碍!

    她是个爱跳舞的女孩,确切的说是个跳舞跳的很好,很棒的女孩,每天跟她一起混舞社,也让我渐渐拾起对舞的兴趣,怎么说我也是小时候学过舞的人。这个兴趣一来,我就像是中毒了一样,每天晚上把自己关在厕所里,音乐一放,就对着镜子各种扭。女孩子爱自拍的都懂得,其实厕所的光线和音响效果是非常棒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陶醉在淋雨的时候自嗨的唱歌吧!

从此,我再一次爱上了舞蹈,这个不是跳给别人,而是属于自己的一个东西,它会伴随着我永远走下去,它给了我很多自信,再一次让我发现了自己。感谢舞蹈,当然,也要感谢让我再一次发现它的意义的她!

    话说,我们俩的疯狂事迹,不多不多,嗯,例如,两个过20的人,挤在一群比我们小五六岁的小朋友那里参加公开的SM艺人公司选秀场,人家都是唱唱歌什么的,我们一上去就来个双人舞,还是即兴伴奏的,两个老人在台上舞弄骚姿,简直就是club舞,原本紧张的现场,被我们一跳,HAPPY了,小朋友都在后面鼓掌。。。哈哈。。。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出糗吧,可是对我们来讲就是想做,一个人别扭,两个人上,组合毕竟还能壮胆儿!!反正我们不在乎结果,就是想体验一下那种氛围,再说,这种‘出糗’的事情要在不认识的人前面做,才不会有人说啊,反正跟他们又见不着面咯!嘿嘿!

 

    不仅是他和她, 还有真的是数不过来的他和她们,在这里真的是很想念,也很希望会有那么一个机会,我们又会走在一起。

 

    一次选择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奇特的经历,也是在韩国交流以来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这是关于一种选择。

这事情还要从这样一个缘分说起。

    说起缘分,我和东国大真是缘分不浅。在看完七田一的《右脑革命》,接触了那么一套修行方法之后,我便在大二上学期开始苦苦寻觅是否有这样一种地方,可以进去清心一个月,原理尘世,然后专注于修行。当时也想自己是不是先进某种意识形态里拔不出来了?走火入魔了? 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一直在找这样一个东西,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很清楚,我在找!

    因此大二第一学期,节衣缩食,自己办了签证,飞机票一定,对父母也是先斩后奏,然后放假的时候就飞到韩国了。不为别的,我想找山,找寺庙,找一个属于我的有缘的地方。当然包里不忘带我的那本“右脑革命”,呵呵。

    长在松嫩平原,学习在长江中下游平原,这么一个平原型女孩见到这样一个山地格外多的地方是多么兴奋啊~记得爬上了一座山,然后看到公墓吓到魂都没了,又正好赶上太阳落山,周边又没有人,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小心脏啊,于是乎,那座山上响起了一片嘹亮的歌声~~

    以上是个小插曲,我想说的是,在我爬的那么几个我认为的无名山中,竟然有一座就是东国大坐落的南山。但是当时的我不知情,我只知道走到那座山的半山腰上有座寺庙,这也是为什么在半年后我到东大登校的时候,见那座寺庙觉得颇眼熟的原因吧。

    写到这里,我觉得我很��嗦,怎么还没进入重点啊~

    那么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交流过的,我觉得与我颇有缘的东国大学吧。东国大学时1906年在韩国国情极其混乱的时候,佛教先驱拿着“以教育救国”的旗帜建立的一所大学,所以东国大至今都保留着佛教传统,里面也专设了佛教大学。

    我选上了他们的佛教专业课,例如禅与冥想,禅和现代社会等。像是冥想类课都是在寺庙里上的。就是那个冥想与我之前在《右脑革命》里看到的冥想方式是非常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之后我也会选择很多佛教课,对佛教慢慢感兴趣的原因之一吧。

    国际交流处的申老师,每次在学校看到我,都会叫我到办公室小坐,这一坐就是各种谈,他会对我的以后的人生规划提出一些建议,也会问我那边需要哪些帮助等等,在这里不得不非常感谢东国大学国际交流处的各位老师,特别是负责中国地区的杨老师,他们会让我觉得在那个交流的大学里真的很有人关心我,让我开头的那些不适应,也慢慢变得熟悉,温暖起来。

    也就是那位申老师在与我交谈的过程中,知道了我对佛教感兴趣,所以老师推荐我去参加了正好在东国大举行的“国际看话禅学术大会“还有7天的看话禅修行。参加这次大会与修行的都是来自不同国家大学的(包括常青藤)宗教系教授,按理来说,是不会有本科生参加,更别提是个交流生。所以当老师推荐我参加的时候,我非常的欣喜,我知道这个机会对我来说很不易,虽然我之前有参加过一些学校组织的temple stay,但总觉得这还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当然我很期待大会,但是更令我期待的是7天在主持指导下的看话禅修行。我很想体验一把。

    很巧的是,就在交流的下学期,我参加了一个由韩国三星生命保险和中国人民日报海外版合办的中国留学生说韩语演讲比赛,经过各种准备,我顺利的通过了笔试和面试,就是在老师推荐我去参加看话禅修行大会时,也正是我等待着那个我是否成功进入比赛决赛消息的时候。真的很巧,很巧,就在老师推荐我去大会的那天,成绩出来了,我进入了决赛。本来这两件事情都是好事情,可同时发生了那就未必见得是件轻松的事情了。因为他们俩的时间重了!!!修行的确切日期是624~73日,而演讲比赛有一个执行任务的活动,那个日期恰好是627日,而决赛是76日。且这个演讲比赛的决赛是以4人一组的方式执行的,所以我个人的弃权,可能导致整个小组都不能参加决赛。

    在当时,我尝试着说服自己这是个幸福的选择。可是真的很难。因为我哪个都舍不得放弃。一个是我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好不容易从全国到40040040进来了,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啊,而且,决赛是个小组活动,如果我放弃了,其他人怎么办?虽然我自己选择的结果由我来承担,但是其他人有什么错?当想到我的这一个选择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时候,我变得更加犹豫了,况且,进入决赛即使是最后一个名次也会有丰厚的奖学金,我不能害的他们也拿不到本属于他们的奖项啊!

    另一个是千载难遇的一次机会,那个可以终于去体验一把我最终想要修行的一次机会,我又怎么可能放弃。。。

    但是我不得不做个选择,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记得那周我过得非常痛苦,这个事情跟他人又说不来,因为当时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只是去做一个选择。

    记得那天走在夜深回家的路上,在我依旧为这个选择而左右不定的时候,耳边,真的是我的耳边,突然的想起了这样一个声音,“选择修行吧!”。当时刷的一下自己就哭了,我不是感动在耳边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而是感动在我做了那样一个选择,抛开一切,只是简单地,随心的,按照藏在我身体里的真我,做了那样一个选择。那天我哭得好爽,哭的好开心!!!无论选择的结果怎样,我愿意承担!

    但是,人是有欲望的,贪心的。即使我自己内心里早已做了这样一个选择,但是我没有向教授去吐露,没有说我有一个大赛要参加,因为当时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在修行的第三天,下趟山,执行完任务,在回山上继续修行。我承认我把修行看的太断断续续了。

    就这样,抱着那样一种忐忑的心情,坐上了大巴,上了山,与各位教授一起参加了修行。第一天,第二天,当我把他们指的所有执念都抛掉,潜心于话头的时候,我真的很享受那样一种修行,可是每每想到还要下山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不舍和沮丧。快到第三天了,我找了那位教授,说我想下山,教授问:“因为什么事情?” 我答“为说韩语演讲比赛”, 在我说出去的一刹那 ,我发现这个对我来说曾千斤重的比赛,突然变得轻如鸿毛, 仅仅为了这个比赛,就要放弃掉这么重要的修行,我真是好不该。这并不是说这个比赛真的就那么不重要,或是价值量不高,而是与修行相比,它对我的意义并不是如此之大。

    而且,我觉得我之所以走到了那个比赛的决赛,也是与我之前的个人能力培养是分不开的,可能这次我放弃掉了这样一个比赛,但相信以后会参加到更大的比赛吧。

    我没有多说什么,一股脑的奔到住处,找出手机,拨通了负责比赛的厅长的电话,因为我知道我首先要尽我努力确保不会因为我的弃权导致其他组员进不了决赛,当厅长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之后,我在一一拨通了组员的电话,我不知道我说什么,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对不起~”。在我完成着这些之后,真的反而觉得“哈,我终于可以潜心修行了!正当为这最终选择而欣喜,准备离开住宿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三星生命本部的。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头一次发生的事情,因为很多人是为了此比赛放弃其他的事情,倒还没有为了修行放弃比赛的情况。但是,感谢他们很认真的听了我的解释,在了解到我的情况之后,他们提出,我可以在修行结束后单独执行任务,之后再与小组成员汇合商讨,但可能我不会出现在介绍小组的DV里,我马上答,“这没问题!”。 ――――我真的体会到了那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太感谢三星生命了。 当我不得不选择放弃的时候,反倒是他们没有放弃我!

 

    其实,这以后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太那么重要了,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就是那么一个选择改变了我,我重新认识到了那个做出选择的自己!

 

    至于那个比赛嘛~~呵呵~~三星生命和人民日报海外版举办的中国留学生韩语演讲比赛――大奖!(最高奖)记得上台前的我们真的是整整48小时没有睡觉,我从来没有那么长时间的高度集中做过事情。所以在颁奖台上,我懵了,我竟然懵了!!!那么喜爱演话剧,那么喜爱舞台表演的妞,竟然在可以尽情舞弄骚姿的台上,懵了!!!!之后台下的记者采访,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反正感觉这就是个奇迹!

当时就一个心情,要给教授打电话,要把这个喜讯传给教授,脑海里一一列出了我要一一感谢的人!!

    可能,那个比赛的结果,对我来说真的没有像以前那么重要了,一切都是暂时的,都会过去的,重要的是那次选择,那个我我选择了的一直苦苦寻觅的修行。

我会觉得,很多事情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就是有首歌唱的那样“无所谓”,就是我们太执念于那里,才会觉得那个有多么多么重要。生活就像是流水,顺其自然,生活中发生的琐碎的事情就像是不断地向那个流水里扔东西一样,无论你是扔木块,还是千吨的石头,可能在那一刻,你会觉得这是不变的,但是它终究会随着时光,随着水流慢慢移动的。

 

    这只是我的一个状态,我没有想过给交流生活画个句号,或是总结一句话什么的,因为我觉得一切还没有结束,都只是个开始。

 

                            哲学系 林美娜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建议 ©2010 版权所有 华东师范大学本科生跨国(境)、跨校交流网